洋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洋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电信巨头的动荡

发布时间:2020-02-11 03:32:47 阅读: 来源:洋酒厂家

无论从现在到2006年12月31日业界发生什么大事,都没有什么能让交易金额高达250亿美元的阿尔卡特与朗讯合并案黯然失色,它注定要成为本年度电信领域最具轰动效应的事件。这并不是因为合并所涉及的巨大金额,或者是因为原来两个电信巨头的消失,亦或是因为一家法国公司联姻一家美国公司带给人们的震惊,而是因为这家新诞生的跨越大西洋的电信巨头最好不过地反映了驱动电信产业进步的力量:运营商合并、成本和价格的下降、对规模增长的追求、产业融合以及来自中国厂商的挑战。

兼并收购

这项于2006年3月底宣布的交易,是两家公司第二轮谈判的结果。早在2001年,它们就开始接洽,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谈判遭到搁浅。这一次,两家公司的CEOSergeTchuruk和PatriciaRusso成功突破了上次尝试所遭遇到的种种阻力,例如巧妙避开美国政府的反垄断干涉,阿尔卡特把卫星业务出售给了法国国防巨头Thales。两家公司的股东将于2006年9月7日对合并计划投票表决,但是一直要到2007年初合并计划才能全部通过管制机构的批准。两家公司合并最直接的效果是产生了世界上第一大DSL设备商、第二大蜂窝通信设备商和服务供应商,用户范围扩展到南方贝尔、AT&T、Cingular和中国移动;合并更大的影响是,两家设备商的部门设置更加合理。

在YankeeGroup高级分析师尼克•梅纳德看来,“阿朗合并”最主要的动力是全球第一阵营运营商的兼并收购,这些运营商在全球电信市场投资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梅纳德认为,随着兼并收购的进行,运营商的数目越来越少,设备商要争夺这些客户显得非常困难,它们必须提供端到端的解决方案,即不仅仅是有线或者无线方案,而是两者的结合,才能获得订单。他表示,设备商正在通过兼并收购以弥补业务范围的不足,爱立信收购马可尼以及朗讯收购以太网设备商Riverstone就是很好的例子。

在全球设备商当中,下一个最有可能被出售的是亏损着的西门子网络部门(SiemensCom),西门子管理层正在寻找退出电信行业的机会,它们今年已经成功地把部分电信业务转给了诺基亚和摩托罗拉。

北电的形势也相当不妙。经过一系列的股票交易之后,北电在去年聘用了四年以来的第三任CEO,现在在任何一个关键市场上北电都不是领导者,其市场形势岌岌可危。市场分析和咨询公司Infonetics的分析师JeffHeynen认为北电和西门子是最好的搭档,它们的结合将产生企业通信、下一代语音、光交换以及无线通信基础设施领域排名第一或者第二的厂商,另外,这样的合并也十分切合北电CEOMikeZafirovski的愿望,他希望北电仅仅活跃于所占份额在20%以上的市场。

“会有更多的合并发生,但是我不能明确指出合并将具体发生在哪些公司之间,”市场咨询公司inCode的欧洲咨询部门副总裁和首席战略官BengtNordstrom表示,“如果看排名在前五到前七位的制造商,那么我看不到明显合并的可能,因为大多数潜在的合并都存在着严重的产品线重叠问题。”

Yankee的梅纳德认为,公司层面的兼并收购只会越来越困难:“最早的合并可能是最容易的,公司可以在整个产业范围随心所欲地选择合作伙伴,之后,可选择的伙伴范围越来越狭窄,管制机构越来越严格,一些毫无意义的合并可能会发生。”他预测,汽车行业曾经发生的一幕将在通信制造领域上演:一些普通的制造商将会被迫出局,大的制造商将主导市场,而一些地区性的、规模较小的、定位于高端或者低端市场的制造商也有一席之地。

从这个角度分析,“阿朗合并”的前景被普遍看好。梅纳德表示,两家公司在产品线和市场定位方面相互补充,合并的时机也大为有利,因为北美和欧洲的运营纷纷着手于未来几年内在下一代网络和3G方面大规模投入资金。“即将有大量的基础设施规划投入建设,这是一个机会,但也存在风险,因为如果合并进行不顺,需要花费12到18个月的时间,阿尔卡特和朗讯没有投入充分的精力争取市场份额的话,那么它们将会坐失良机。”他说。

降低风险

Nordstrom认为,尽管“阿朗合并”是产生固定通信和光通信领域巨头的捷径,但是新公司在WCDMA领域非常薄弱,他表示:“在未来7到10年时间内,WCDMA标准将主导全球移动通信市场,‘阿朗合并’产生的新公司在这一领域尚需加强。”Nordstrom认为,在移动通信领域,新公司押宝在了即将到来的中国3G市场,然而不可忽视的是,在价格方面极具杀伤力的中国制造商将是其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中国最大的制造商华为和中兴在全球电信领域纵横驰骋。“两家公司的成本基础甚至决定了全球通信产品的价格,”咨询机构Tata的全球电信部门负责人vasamban表示,“每个人都会先到深圳,然后询问制造商的出价是多少。”当然有人持有不同的观点,他们认为制造商之所以拼命地降低价格,是因为运营商想尽量缩减网络成本开支。

在Nordstrom看来,规模对于设备商来说至关重要:“WCDMA领域有三大巨头:爱立信、诺基亚和西门子,无论其成本如何,它们都能把产品拓展到成千上万个基站。”

对于国外制造商,它们最大的希望是在价格上压制华为、中兴等低成本的竞争对手。“它们不奢望能在价格上更加低廉,只希望悬殊不要不大。”Yankee集团高级分析师NickMaynard认为。

平滑过渡

无论有多少制造商存活,它们都必须面对盈利空间日益缩减和运营商日渐苛刻的现实。

Juniper亚太地区工程部副总裁安德鲁•考沃德表示,制造商的压力是帮助运营商降低风险。电信网现在正在走IT网20年前走过的老路:20年前,随着IT硬件和软件的进步,能够承载任何软件的平台出现;现在出于成本的压力和对未来技术走向不确定性的担忧,电信运营商开始热衷于整合网络,以支持各种不同的业务。

“当运营商推出一项新的业务比如视频服务时,它们不知道新业务能否取得成功。因此,在IP条件下,运营商可以冒险,也可以孤注一掷,但是不能彻头彻尾地重新构建所有的网络。”考沃德表示。这其中的困难在于如何实现平滑过渡。考沃德提出:“运营商怎样才能从Class5转换到软交换?就像是飞行员不可能在飞行过程中改造航行器,许多传统制造商在很多领域(比如软交换)取得了成功,但是没有谁能够提供端到端的过渡方案,使得运营商能够从旧有网络平滑过渡到新的网络。”这也是为什么英国电信的“21世纪网络”计划共选择了6家制造商,其中每家负责解决不同的难题。

不仅仅是在技术演进上,在业务领域的迁移方面,电信业与IT业也比较相似,例如一些制造商现在开始高度关注可管理的服务和专业服务,包括咨询服务和网络管理服务等。

“无论在哪个产业,未来服务都非常重要,”Nordstrom强调,“在移动通信领域,它来得比较突然。”Nordstrom所在的公司为世界各地的运营商提供咨询服务,他表示,不容置疑的是,不久前,运营商还在以工程和IT部门为基础搭建组织架构,现在运营商开始讨论是否可以把一些事情分摊给制造商来做。因为在以工程和IT部门为基础的组织中,有太多的人力和时间被耗费在技术事务上。

服务方面的需求大多数来自于第二梯队的运营商,这一市场大有潜力可挖。例如,爱立信服务部门的收入平均每年增长48%,仅今年第一季度就达到了9.87亿美元。

但是也有一些不利的消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来自一家全球性制造商的管理人员表示:“思科今天越来越密切地参与到用户网络管理和专业服务中,这让它的伙伴坐立不安,IBM或许从来没有把思科当作竞争对手,然而从现在起它必须改变想法。当一家公司达到思科的规模,而只有大量的路由器可供出售时,它必须寻找新的利润来源。”

盗墓笔记谜海归巢小说

诛仙玄幻小说阅读

成语词典

宠物新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