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洋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132小时生命的奇迹[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7:39 阅读: 来源:洋酒厂家

2007年8月18日,北京市房山区一煤窑突然发生坍塌事故,两名正在井下工作的矿工被掩埋于地下。遇难的两个人是一对兄弟,哥哥叫孟宪臣,弟弟叫孟宪有。井下被困后,他俩在没有水和食物、没有得到任何援助的情况下,硬是依kao自己的力量,自救逃生。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整整历经了132个小时的生死磨难。132个小时当中不吃不喝,并付出超强体力开凿通道,拖离死亡,重获新生,创造了常人难以想像的奇迹。兄弟俩是怎样在井下黑暗中度过这漫长的132小时的?又是依kao什么方法打开求生之路的呢?我们还是先从矿难发生后工友们的营救说起。

刘子君是孟氏兄弟的工友,营救行动的领头人。根据整个矿区地形和塌陷的具体位置,刘子君在最短的时间内制订了一个营救方案。这是一家规模很小、完全依kao最原始的人力作业方式进行开采的小煤窑。整个矿井只有一条通道,由地面洞口进入,先是一条22米长的斜坡,之后是一条30米长的平行巷道。而塌陷处是kao近斜坡一侧大约15米的地方,也就是说,如果孟氏兄弟没有瞬间被砸致死的话,应该还躲在一段约十米左右的安全区域里。于是刘子君他们从洞口进入斜坡接近塌陷区的位置,再绕过塌陷区开凿一条通道,寻找两兄弟。

不出工友们所料,孟宪臣、孟宪有兄弟果然被困在了巷道顶端,此时里面已经处于封闭状态,无法用手机与外界取得联系,绝望中的孟宪有拿着手机,不断摁着所有的已拨电话,来抑制内心的恐惧。那上面,最近的一个号码,是打往赤峰的,那里是兄弟俩日夜思念的家。

也就在这时候,远在赤峰老家的大哥孟宪才接到了一个令他震惊的电话。

电话是刘子君打去的。他把孟宪臣兄弟俩被困井下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孟宪才。如同五雷轰顶,得知消息的孟宪才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作为一家之长的他思前想后,只把噩耗告诉了两个弟妹和他们的子女,对母亲宋振英,他只字未提。孟宪才担心母亲年纪大了,承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打击。但是,从大儿子沉重的表情中,从媳妇们哭肿了的眼睛里,母亲宋振英还是隐约读到了,不用多想,一定是在煤矿上工作的二儿子、三儿子出事了。想到这里,宋振英就晕了过去。

就在远方的家人们肝肠寸断的时候,兄弟俩恍惚听到了外面的声响,他们判断可能是工友们开凿通道的声音。这时他们意识到,一定要让外面的人尽快知道他们还活着,于是兄弟俩想尽一切办法让工友们听见里面的声音。

因为在井下工作,被活埋的危险时刻存在着,所以工友们平日里自发创制了一套接头暗号,以防不测。其中就有一条:若有人被困井下,可以敲打物体三下,外面的人同样敲打三下,以示回应。这样,双方心里都有底,救援行动就可以互相配合。于是,二哥孟宪臣拿起大锤,就开始用力地敲打煤壁三下。可是,尽管他们哥俩频繁地敲打,外面始终无人回应。

这也不能怪工友们粗心大意。因为矿井内很静,两个人又急迫地期待外面的营救,注意力集中,所以能够听到外面的声音,而外面救援的人很多,没有间断一直在进行开凿,声音很嘈杂,是极不容易听到里面的声音的。

两个生死攸关、急需帮助的生命近在咫尺,却被前来营救的人当作幽灵一般忽视着,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残酷的事情吗?与外界沟通的努力失败了,为了尽早拖离死亡危险,兄弟俩决定利用井下工具,迎着外面救援的方向,向外打开一条通道,期待早日与救援队伍胜利会师。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井外救援的工友却出现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工友们在打了十多米的时候,只要再往前打四五米,然后再拐,就可以到达孟宪有兄弟俩被困的巷道。可是,他们因为救人心切,拐的早了,正好拐到塌陷的那个地方。

发现错误后,刘子君又带队伍重新调整路线。此时,兄弟俩已经整整被困井下一天一夜,接下来的营救,必须争分夺秒。

通过声音,孟宪臣、孟宪有兄弟判断出了救援团队出现错误改换路线的情况。这时候哥哥孟宪臣果断提出,放弃原来的挖掘路线,选择离坍塌地点更近的地方重新开凿一条通道。

兄弟俩的第二条通道也是迎着声音开凿的。开凿的过程中,兄弟俩激动不已,心“怦怦”直跳,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因为他们听到声音越来越近,最后,他们凭感觉,估计只有四五米就能接上头了。

只有四五米了,救援队开凿的声音已经越来越清晰了,生的希望似乎也正向他们kao近。可就在这命悬一线的时刻,开凿的声音神秘地消失了,生还的大门在即将打开之际,突然关上了。

刚开始,兄弟俩还不敢也不愿意往坏处想,他们一直互相鼓励、互相安慰,说是工友们可能累了,在换班休息一会儿,或者去吃饭了,马上就会回来的。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兄弟俩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矿井里一片死寂,他们甚至可以隐约听到死神逼近的脚步。他们断定自己百分之百是要成为房山的鬼了。这时候是兄弟俩最失落、最绝望的时候,他们甚至想到了是躺着死好,还是坐着死好。

死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是等死。日常生活里,我们也会开玩笑说将来怎么死最潇洒,可在那幽暗的,没有任何生还希望的地下,想像用什么姿势死,却是常人难以理解的苦涩与绝望。孟氏兄弟俩不是软弱的人,他们也曾想凭力气打通一条求生之路,但随着外面声音的消失,他们顿时失去了开凿的方向感,不知该向何处开凿了。近在咫尺的求生之路,断了。现在,他们唯一还拥有的,就是人类****的求生欲望。

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能坐以待毙。在外援无望的情况下,兄弟俩决定自救。他们沿着塌陷区的边缘向外开凿一条通道,直接通向离22米斜坡处最近的地方。鉴于当时的体力情况,他们选择了这条相对省力的捷径。因为塌陷区都是松软的土和煤,开通这样的路相对更加容易和切合实际。

从矿难发生到孟氏两兄弟决定自己寻找生机,两人已经整整困在井下两天时间。在没有食物和水以及极度缺氧的情况下,兄弟二人还利用井下工具迎着救援的声音开凿了两条通道,一条为5米左右,另一条为9米左右。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两次开凿不但没能与救援队伍会师,还几乎耗尽了体能。

稍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人如果两天两夜不吃不喝加上重体力劳动以及精神紧张,通常会有眩晕的感觉和随时昏死过去的危险。

在第三条求生通道的开凿过程中,由于始终没有食物和水的补充,两人已经严重体力透支,进而导致四肢无力、头晕目眩、神志恍惚。再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哥哥孟宪臣试图寻找些能吃的东西以充饥和补充体力。

刚开始,他们尝试着吃老树皮,可是树皮太硬,根本嚼不动。他们又找到一些草叶子,无奈草叶辛辣,没有水是咽不下去的。最后,兄弟俩只得kao吃煤来充饥。可是煤也不是容易吃下去的,硬的煤块要经过长时间的咀嚼,非常垫牙,软的煤一捏就成灰了,往嘴里一放就呼到嗓子眼上,没有唾液,也咽不下去。吃了几次煤后,他们的舌头上、牙齿上,上下颌都糊满了煤渣,只要一动嘴,就嘎吱嘎吱响。他们还找来了平时扔在井下的空矿泉水瓶,接下自己的尿,kao喝尿来补充水分。刚开始喝尿时,兄弟俩都吐了,但胃里已经没有东西了,吐也吐不出来,只能扒着嗓子干呕,别提有多难受了。

kao喝尿和吃煤补充一点能量后,两人继续向前挖掘。挖掘的过程中,又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原来,沿着塌方的边缘向前挖掘虽然省力,却隐藏着巨大的危险。塌方后,庞大的煤和土虽相对稳定地积压在一起,可一旦有外力打破这种平衡,立刻会引起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震动,后果不堪设想。

结果,就在孟宪臣沿着塌方边缘掏出大约有五米的时候,又出现塌方了,孟宪臣被埋在土下。孟宪有不顾一切地扑了过去,沿着刚才的方向一点点掏土。因为已经筋疲力尽了,所以四五米的距离掏了大约一个钟头,最后终于把二哥从泥土里给拽了出来。孟宪有回忆说,当时他已经想好了,若自己真的救不出二哥的话,自己只好陪他一块去了。

实在不行,就一块去。这就是兄弟间的铮铮誓言。逼近的死神又一次被喝退了,可同时,几乎拼尽全力开凿的第三条求生通道也宣告失败了,死神依旧在身边徘徊。狭窄的空间里,泥土沙沙落下的声音显得异常清楚,一种将被活埋的恐惧紧紧抓住了他们。就在这时,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兄弟俩各自的矿灯,相继电量耗尽,熄灭了。到了第三天,就连手机的微弱光线也没有了。周围漆黑一片,兄弟俩只能依kao有气无力的说话声明确彼此的存在。

失去所有的光源,井下伸手不见五指,这对人的心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雪上加霜的是,此时井下温度很低,只有三四度,两兄弟本就穿着单薄,加上三天三夜没有任何营养供给、热量补充,这时候他们只能kao紧紧抱在一起相互取暖,才能勉强维持人体所需的温度底线。再加上饥渴、缺氧、疲劳不断地折磨,孟宪臣、孟宪有兄弟已经处于人类身心承受能力的极限状态。

据说,人在濒临死亡的那一刻,几乎都会想到自己的家人。孟宪臣和孟宪有的家,位于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芦家店村,那里常年干旱,收成不好,再加上兄弟俩分别有个上高中的儿女,孩子的学费和生活费,让他们负担很重。因此,哥俩才冒险来到小煤窑打工。此时,被困井下的第四天,正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每当就要彻底失去求生信念的瞬间,都是对家庭的责任让他们再次燃起重生的希望。

井下没有一丝光源,他们已经完全没有时间感觉和判断,弟弟孟宪有觉得,此时最重要的是选择一条可行、合理的开凿路线,利用仅存的一点力气赶快冲出去,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危难时刻,哥哥孟宪臣提出了一个大胆、冒险的主意:直接往天上打。这实际上是一种极为冒险和实属无奈的选择。一来人向上方开凿一个通道要比向前方开凿更加吃力;二来头顶就是一块庞大的塌陷区,挖掘过程中肯定会有石土不断砸落下来,这条路隐藏着更大的危险性。

但是,孟宪臣觉得,目前他们体力所剩无几,直接向上进行开凿是求生最近的一条路,这样或许还有一丝求生希望。

此时已是矿难发生后的第5天,井外所有人都认为两兄弟已经没有生还的可能了。远在赤峰的老家已经为兄弟俩办了丧事,兄弟俩的坟头是紧挨着的,坟里埋的是家人依据回忆的尺寸为他们做的新衣裳。兄弟俩一辈子省吃俭用,从没有量身订做过衣服。

远方亲人的悲苦,困在井下的兄弟俩是看不到的。其实,这个时候,他们也无暇他顾了,两个人的身体机能都已接近冰点,随时有晕倒休克和在睡梦中死亡的可能。他们不敢同时睡,醒的时候也不敢打盹,他们拼了命地思考问题,以保持大脑的相对清醒。生死边缘的危难之际,兄弟俩同时成了对方的精神支柱,相互依存,同生共死。

精神的力量是无穷的,同生共死的兄弟俩决定为最后的一线生机做殊死一搏。在什么也看不到的情况下,他们完全凭经验和感觉,开辟了一条与地平面呈75度角的通道。两个人分工,一个在上面开凿,一个在下面将挖下来的煤土向后面的空间倒运。

挖着挖着,弟弟孟宪有突然感觉到:上面的沙土有一点热。他赶紧急促地捅了几下,可没想到立即有几块大石头落下来,险些砸到自己身上。实在太危险了,于是他稍稍避开了危险处选择了另一个小岔口继续行进。而这个小岔口的沙土却没有热的感觉,这让孟宪有犯难了。

孟宪有和二哥一商量,管不了这么多了,反正横竖一个死,于是,他们决定再往有石头的那个方向打。

身体即将崩溃的孟宪有,再一次拼尽全力冒险向有热度的地方捅去。孟宪有用撬棍只捅了三四下,一块土落了下来,紧跟着,强烈的阳光刺痛了孟宪有的双眼。孟宪有一闭眼,随即晕了过去,沿着斜坡滚了下来。

下面的二哥孟宪臣扔掉工具,跪着、抱着三弟孟宪有高兴地大哭起来:“三弟,我们真的活啦?真的没死吗?”

孟宪有微微睁开双眼,哽咽着说:“我们又活过来了!”

也许是“天助自助之人”吧,至少在这殊死较量的132个小时里,他们付出了作为人的全部力量和意志,无论对于两位主人公还是我们,这132个小时的井下绝境和搏斗,都值得铭记和深思。现在,人已经平安了。孟宪臣、孟宪有两兄弟目前已经出院,于赤峰老家休养。乡亲们都说他俩祖上积德,福大命大!而给人们留下更多思考的是这132个小时里所爆发出的那惊人的生命尊严和生命荣耀!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