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洋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乐视网八个月苦旅孙宏斌为何最终还是放手

发布时间:2021-01-03 02:46:44 阅读: 来源:洋酒厂家

在履任乐视网(300104.SZ)董事长不足8个月后,孙宏斌选择离开。 3月14日晚间,乐视网公告,董事长孙宏斌先生因工作安排调整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退出董事会,并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

2017年1月13日,孙宏斌掌舵的融创中国投资150亿元驰援乐视,希望“同袍偕行,共创未来”,在一年中,融创陆续向“乐视系”公司投资资金总计已达到153.72亿元,借款达到17.9亿元,并以总计52.04亿元收购了乐视两处地产项目的部分股权。

但最终落此结局。

2018年2月22日,《棱镜》刊发了《大起底:孙宏斌的乐视阳谋》一文,还原孙宏斌入主乐视网以来主要阶段的关键片段,用以透视这一现代商业演变中的代表案例。

以下是全文:

明天(2月23日),2018年春节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孙宏斌正式掌舵下的乐视网将在北京偏远郊区一家酒店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就多个议案进行表决,这是乐视网复牌后的第一场股东大会,这家公司命运走向也将初见分晓。

过去逾一年,“救世主”融创中国(01918.HK)(以下简称:融创)出资150亿元,试图救乐视网于危亡,但结局不如人意。关联交易纠缠致还款无望,遭多家银行冻结股权致重组搁浅、贾跃亭出走美国、孙宏斌试图力挽狂澜……乐视网这艘巨轮终究趋于停摆。

如果说,贾跃亭时代——创办乐视网(300104.SZ)并发展壮大,带领风起云涌的乐视网走向资本市场,是乐视网的上半场;那么,从投资者成为掌舵者,并试图展开挽救乐视网行动的孙宏斌时代,则是乐视网的下半场。

腾讯《棱镜》在过去几月面访了“乐视系”多位亲身参与到“孙贾纷争”的现高管和前高管、主要的机构投资者,试图通过还原孙宏斌入主乐视网以来主要阶段的关键片段,用以透视这一现代商业演变中的代表案例。

柳传志的局

45岁的贾跃亭曾有过无数的高光时刻,最后一次是在大溃败的前夜。

多数时候,这些今时今日可能让很多人难为情的场景,发生在乐视大厦17层会议室。2016年1月份,在因资金链致生死危机爆发前的半年,他在这间办公室里迎来了柳传志。

这一天,让少数几位年轻的乐视高管们备受鼓舞,这位在中国商界极具威望的企业家毫不掩饰自己对贾跃亭的欣赏,他甚至在现场将贾跃亭比作为“中国版的杰克·韦尔奇”。在听完后者介绍乐视七大生态后,他惊叹于贾跃亭在“公司资金链如此紧张的情况下,竟然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在逾两年后,柳传志的门生——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也曾一再对外重复这句话,这是他一股脑投出150亿元资金力图拯救乐视的重要支撑。

柳传志对贾跃亭的欣赏并不是圆滑地礼貌奉承,因他见证了贾跃亭置之死地而后生。2013年,受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的邀请,他曾到访过乐视,在随后的两年多,乐视网遭遇过生死危机,但随后却在资本市场上成长为市值超过1500亿元的超级明星。

所以,2016年这次到访后,柳传志决定帮帮这位年轻人。他很快力促贾跃亭成为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成员。2016年年中,在这家俱乐部仅增的5名会员中分别是:贾跃亭,以及小米创始人雷军、清华控股董事长徐井宏、HTC董事长王雪红和海底捞创始人张勇。

“(通常)要一年申请,半年之后再考核投票。”乐视控股一位高管称,但贾跃亭从申请到推荐入会成为理事,仅用了两周时间。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成立于2006年,作为中国顶级企业家的“名利场”,对理事资格有着几近苛刻的考量,须经两名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联名推荐、且必须全体理事投票支持、无一反对才可通过。

贾跃亭的“入局”很快获得了回报。半年之后,2016年9月,乐视汽车宣布的10.8亿美元首轮融资中,参与投资的联想控股、民生信托、新华联,其掌门人或投资人皆在中企俱乐部理事名单之列。在随后帮助乐视汽车与浙江省地方政府牵线搭桥的银泰集团董事长沈国军亦如是。

在“乐视网”摸顶1500亿元的市值巅峰时,柳传志甚至还有过几近“疯狂”的想法。有接近柳传志的人士告诉腾讯《棱镜》,柳最初甚至动过希望乐视重组联想集团手机业务的念头。“联想本身就是一个硬件公司,将联想的手机放到乐视手机旗下,这样完成重组后的公司,既有了电视也有了手机。”该人士称,当时已有投资机构在推动此事。

联想控股方面并未回复《棱镜》的置评请求。

此时,联想集团于2014年从谷歌手中收购MOTO的移动业务,这桩并购给联想集团带来了高额的并购成本——手机业务并无起色,2015财年出现上市以来首度亏损。

但这种说法也被另一同时接近联想和乐视人士否认。“这不至于。柳总(柳传志)行事风格稳健,以他的岁数和身体状况,不会如此冒险。”他说,更多的可能是一些人产生过如此念头,并将这种少数观点“安插”在掌舵者身上。

孙宏斌上线了

无论如何,柳传志对贾跃亭评价和行动上的支持,在一定程度上,为贾跃亭疯狂吆喝的PPT多了些可信度,而更为重要的是,在2016年,当乐视真正命悬一线时它足以让孙宏斌不惜为之冒险。

后来的故事为中国的投资者们所熟知:几无征兆,贾跃亭2016年11月终于主动承认乐视整体陷入资金链危机,2017年1月,孙宏斌携150亿元资金“跑步”入场,大举买下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分别8.61%、15%和33.4959%的股权。

34天时间,从两人首次见面到最终签订投资协议。孙宏斌现场坐镇,聘请联想控股、泛海集团投资乐视汽车的团队进行尽职调查,普华永道作为审计机构。

乐视网一位中层称“这样的业务孙宏斌一定要找自己信得过的人”。这位“信得过的人”,即是原联想控股战略投资部投资总监李宇浩,他此前主导了联想控股对乐视汽车的投资项目。这位80后投资人主要关注TMT领域,和孙宏斌私交甚好。

经此一役,李深得孙宏斌和融创中国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汪孟德赏识,甚至在随后以重金“挖角”其至融创负责投资业务。

然而,投资乐视网的此次匆忙尽调却给孙宏斌和他所掌舵下的融创带来无尽的烦恼。

“尽调做得极差,非常粗糙。”一位看到过尽调账本的人士告诉腾讯《棱镜》,他认为,此次尽调的账目和关联方交易能对上,关键问题出在手机和汽车两个“窟窿”,本身不具备造血能力却耗资200亿元左右。

另一位人士也抱怨,尽调虽然“数字账上都有,但是他(孙宏斌)不知道哪些还了,哪些没还,他没有预测到现金流压力会这么大”。

2017年春节过后,乐视网积极迎接“二股东”正式进驻。当时,在没有独立办公室情况下,贾跃亭安排下属,用玻璃隔断隔出两间独立办公室。

洛阳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上海西医白癜风医院

抚顺治疗白癜风多少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