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洋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驾马车经得起希腊有拖无欠么

发布时间:2021-01-21 16:23:18 阅读: 来源:洋酒厂家

“三驾马车”经得起希腊“有拖无欠”么?

自1月25日希腊立法选举揭晓至今不过1周,对于“三驾马车”(IMF、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央行)等希腊大债主们而言却仿佛过去了整整一个世纪:在这短短一周中,偏左的、一直高呼反紧缩口号的希腊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成为距单独组阁仅一步之遥的国会第一大党,并旋即和右翼小党独立希腊人党闪电组成联合政府,激进左翼联盟党领袖齐普拉斯成为希腊独立以来最年轻的总理。

在度过首次成为执政党后的兴奋和混乱后,希腊新政府无疑也在迅速确定和调整着自己在经济层面上的“对外主基调”:“赖账”一说在迅速被“三驾马车”硬钉子碰回后,如今不论总理齐普拉斯还是曾将“紧缩换抒困”说成是“德国人的财政水刑”的财长瓦鲁法基斯都暂时绝口不谈,转而强调“我们将履行国际偿债义务”,但“打算和债权人好好讨论一下偿还的方式和期限”。

这似乎表明,希腊新政府打算采取的是所谓“有拖无欠”法——— 承认债务,但要求延期偿还,且这个期限最好既长又有弹性。

新政府释放出的许多信息都支持这样的解读:总理齐普拉斯1月29日结束首次新政府内阁会议后强调“我们不会从对希腊人民的承诺上后退一步”;1月30日瓦鲁法基斯指责“三驾马车”所主导的抒困计划“隔靴搔痒”,未能真正帮助希腊人摆脱经济困境,言下之意自然是“需要换种活法”。2月1日起,齐普拉斯将先后访问塞浦路斯、意大利和法国,而瓦鲁法基斯则正在访问法国、意大利和英国,其目的,自然是一方面显示新政府“愿意谈”,另一方面希望借机软硬兼施,迫使债主们“认清形势”,从自己一直坚持的“欠债还钱天公地道”底线上后退几步。

这就产生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他们为什么不找德国?要知道德国不仅是欧元区和欧盟当前经济状况和实力最好、影响力最大的国家,也是“紧缩换抒困”计划的主心骨,简单说,借给希腊钱最多的国家是德国,逼迫希腊紧缩最严厉、态度最坚决的也是德国。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在新政府上台后第一个站出来毫不含糊地表示“欠债还钱没任何商量余地”,德国总理默克尔1月31日还再次重申“希腊不要幻想豁免任何债务”。但正如一些分析家所言,激进左翼联盟显然看出,德国很难从既定立场后退,“谈也是白谈”。1月30日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德国反对豁免希腊债务的受访者比例高达76%,在这种民调面前,默克尔政府自然不敢退让。

希腊新政府的如意算盘,似乎是先对德国装聋作哑,集中力量说服其它欧元区国家同意“重组债务”——— 能减记一部分自然好,实在不行宽限偿还日期也是好的,此外,严厉的紧缩措施也要设法放松一二。

在和欧洲媒体的对话中,瓦鲁法基斯就曾试图将2月28日的“大限”模糊化:根据当初希腊政府和“三驾马车”间的协议,这一天如双方不能达成共识,最后一期70亿欧元抒困款将被冻结,瓦鲁法基斯称该限期“不合理”、“是前政府的承诺而不是我们的承诺”,他还含糊其辞地称“新政府不会撕毁旧协议,只是希望欧洲表现出灵活性”、“新旧协议间需要一座桥梁”,并威胁“不和我们完成谈判就谈不上有什么协议可以履行”。

为孤立在他们看来最“顽固”的德国人,希腊新政府还迅速放缓了诸如“重新审查前政府和外国公司间合作项目”(包括此前的中远集团-比雷埃夫斯港务局合作协议)等敏感话题的调门。在遭到中方强烈关注后,希腊两位内阁部长会见中国大使,强调“希望和中国保持友好关系”、“原协议继续有效”。很显然,在搞定最头疼的“三驾马车”之前,他们不希望“次要矛盾”方面横生枝节,他们不会不担心,一旦各方面都得罪光,今后希腊将再借不到分文。

但从目前情况看,希腊新政府的如意算盘暂难如愿。除了一些学者呼吁“正视现实”,希望“三驾马车”尝试减记或延期索债外,德、法、欧盟委员会等主要“债主”异口同声表示“这事没商量”,素来对希腊债务问题持鹰派立场的朔伊布勒更毫不含糊表示“这件事一步也退不得”、“一个负责任的希腊政坛男子汉不应在试图‘赖账’上浪费时间”。正如许多分析家所指出的,欧盟和欧元区理念的基础,是假定各成员国都平等享受权利、履行义务,一旦希腊“赖账”成功,那些债台高筑的成员国将纷纷高呼着“希腊能我们凭什么不能”起而效尤,而那些经济状况较好、却被迫向“希腊们”提供抒困款并因此承担被赖账风险的成员国中,许多人就可能在“凭什么”情绪主宰下,把选票投给主张孤立主义、排外主义的极端势力,这个头谁也不敢随便开。如今“债主”们恐怕都在等着希腊新政府到何时“绷不住”。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