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洋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温家宝三次到访千人村获亿元帮扶【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6:03:26 阅读: 来源:洋酒厂家

偏桥致富记 千人村获亿元帮扶

温家宝三次到访后河北偏桥村得集中投资;乡村游等项目发展遇挫,探索自我造血

总理温家宝十年间三次到访的河北偏桥村,无论村容村貌还是“经济结构”,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种地、打工过日子,是曾经的偏桥小经济。在总理到访后,偏桥村迎来各级单位的扶贫支持,修路筑桥搞基建的同时,也开始了村级产业的发展。

随着时间推移,偏桥村被扶持的项目,都遇到了现实的问题。中共十八大报告中提到,“培育新型经营主体,发展多种形式规模经营”,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对于偏桥村来说,如何培育自己的经济形式,如何从接受输血到自己造血,是致富路上正在面对的问题,偏桥人也正在为此努力。

今年1月,71岁的苏洪喜进了趟北京城。距离他上次进京,已经过了三四十年。

那是他带着生产队的任务,去涿州买白薯秧子,路过北京。楼高、路宽,城里人穿得洋气。穿城而过时,苏洪喜有点目不暇接。

这一次进京,除了旅游,苏洪喜还有个心愿。他带了自家种养的黄瓜、小米、柴鸡蛋,想亲手送给温家宝总理,也说说偏桥村这些年的变化。他委托了北京市一家报社的领导帮忙联系。

等了两天,没消息。苏洪喜有些遗憾。他把东西交到报社领导手里,希望对方能有机会转送。

2000年、2005年和2010年,温家宝三访河北承德市滦平县偏桥村,也两次做客老支书苏洪喜家。苏洪喜成了当地的名人,偏桥村成为了关注的焦点。

温家宝第三次到访偏桥村后,在河北省几十家单位帮扶下,偏桥村迎来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输血式致富革命。

种地、打工、穷日子

温家宝第三次到偏桥村,他说“变化是有,但不大”,之后偏桥村的致富革命开始了

倒退十几年,在偏桥村,苏纪松算是个有手艺的人。他是苏洪喜的四儿子。他会开车,偶尔把大货车开进村,大人、孩子都围着看。开车俨然是个体面的活计。

偏桥村不乏手艺人,大多是泥瓦匠、木工。一天三五十元的工资。

在偏桥村,沙土地、半坡地、土板地全算上,每人能分一亩来地。正常年景,最好的土板地一亩也就产七八百斤玉米(2451,12.00,0.49%)。

全村一千多口人,年轻人都出去打工赚钱,供养家庭。村里留守着老人和孩子。

附近的村,也都一样,以打工为主要经济来源。

滦平县委一名工作人员说,他听人讲,偏桥在老辈子就穷得很,出了很多“要饭的”。

每到岁末年关,打工的苏纪松回到偏桥。苏纪松能交给媳妇1万块钱,他自觉在村里能算上高收入了。

石板房炊烟四起,街道上凌乱的牲口粪便,路边堆满柴禾。这是偏桥村过年的景象。

苏洪喜的三儿子苏纪东,是蔬菜种植户。他说,到了2006年,偏桥所属的巴克什营镇领导找到他,说“总理都来两次了,村里应该有点变化”。之后,政府补贴一部分,几个村民建了20多个蔬菜棚。

苏纪松说,2010年以前村里变化不大,也就添了几辆三轮车、面包车,没几家盖新房的。

2010年1月30日,温家宝第三次到访偏桥村。苏洪喜回忆,当时他陪着温家宝从村南头走到村北头,走着走着,温家宝说“5年了,变化是有,但不大”。

这之后,偏桥村致富革命开始了。

亿元资金再造偏桥

据当地媒体报道,偏桥村一年里得到帮扶项目86个,其中半年里完成了37个

苏洪喜记得,温家宝临走,给村民提了三点意见,第一,把村容村貌搞好,让家家户户更干净些;第二,把土地规划好,利用好;第三,多种些树。这样,适当时候就可以发展旅游了。

春节刚过,省里的工作组到了偏桥村。

这年2月7日,河北省委组织部长梁滨赴偏桥调研。一位巴克什营镇的领导记得,这一年梁滨共七赴偏桥村。

到了三四月份,偏桥村便有了几百人的施工队伍。

这一年,河北省国土资源厅来了,投资2690万元,重点帮扶偏桥村土地平整、农田水利、道路建设等……

这一年,省交通厅来了。落实资金1220余万元,修路、修桥……

这一年,省林业局也来了。帮扶资金2000万元,封山、栽果树,绿化附近路网……

在偏桥村的村务档案里,省级对口支援的还包括发改委、财政厅、旅游局等共20余个单位。

根据《河北日报》报道,2010年河北省直部门共帮扶偏桥村38个项目,投入帮扶资金和公共设施建设资金6883万元。

加上承德市、滦平县的帮扶,这一年对偏桥村的总帮扶资金约1亿元。

据2010年10月的《承德晚报》报道,河北省确定对偏桥村帮扶项目86个,半年间就完成37个。

苏洪喜成了红人。那一年,他忙得很。各路记者追着采访。省里、市里、县里,不论领导还是带队施工人员,都找他。省里有领导来,苏洪喜洗澡、换衣都要政府负责,还拉着他到镇上剪头发。

苏家人记得,那时的县委书记、县长,几乎把办公室设在了偏桥村。

苏洪喜的小儿子苏纪伍说,那时来的各路领导多,“那时觉得县里和镇里的领导也不叫个官儿”。

根据偏桥村的统计,2010年人均纯收入4300元,比2009年提高了48%。

现任村支书宋国兴分析,这与当年村里大规模的工程有关,村民有活儿干。

几公里外的古城川村,村民们说,那时他们很羡慕,私下嘀咕:“总理咋不来咱们村呢”。

种菜、养兔、农家院

成立了5个合作社,建了农工商公司,推出乡村游,偏桥村有了一个全景式蓝图

偏桥村变了样子。

2010年,建了80余套新民居,修了高标准的桥和路。花了数百万建新村委会,采用了最高标准的电热地暖。村委会的图书室里,摆满了捐赠的书籍。

1200人的偏桥村还投资百万建了座污水处理厂。村里建了广场,装了路灯。旧房子的外墙也都刷了一遍漆。

致富行动也在同时进行。

栽了几百亩果树,打了机井。滦平县从平泉县招来商家,在偏桥村一下建了103个食用菌大棚。还建了十余个培训室,用来培训村民技术。

这一年,村里成立了生猪养殖、蔬菜种植、蘑菇种植、獭兔养殖、农副产品,五个合作社。

苏洪喜和他的家人成了致富带头人。

老三苏纪东,带头成立了天绿种植合作社。老四苏纪松,是獭兔养殖合作社的带头人。

还成立了偏桥村农工商联合总公司。一名巴克什营镇的领导告诉媒体,成立公司“是为了统一养殖、统一管理、统一销售的一体化经营模式。”苏纪松当上了农工商联合总公司的经理。

农超对接也在进行。承德市商务局筹款在当地新建综合超市,扶持县里的一家超市和蔬菜合作社,对接偏桥村的蔬菜销售。

推出了“总理农家菜”,温总理与苏洪喜共进午餐,吃的炖萝卜、白菜粉条炖肉、煮南瓜、葱花炒鸡蛋、黄瓜蘸酱和豆腐,巴克什营镇由此推出“偏桥菜”乡村特色餐饮系列,并准备以此带动旅游。

农家院、客栈、采摘,偏桥村要建成“休闲基地”。

村民胡桂菊、李大军2010年都搞起了农家院。县旅游局给每家捐助了一个冰箱、一个消毒柜,两个桌子和20把椅子。

李大军家的客厅里摆上了饭桌。家门口挂上了两块牌子,省里和县里颁发的乡村旅游示范户,还是“两星级”标准。

据报道,当地政府“投资120万元优先发展高标准农家游示范户10家”。偏桥村被河北省旅游局评为“乡村游”重点开发村。

村口还装修了六七间房,挂上了“游客中心”的牌子。

按照巴克什营镇的规划,到2015年偏桥村及周边乡村旅游接待户达到200家,接待游客10万人,旅游收入800万元。

产业都“黄了”

农家院渐渐没了客人,游客中心成了羽毛画加工点,合作社也遇到了难题

胡桂菊家2010年的农家院生意还不错。有时一天招待两三桌。一年下来,刨去成本,赚了一万五千元。

她家还破天荒迎来一拨要住宿的客人,只好临时把自家大炕腾出来,“人家在这吃饭花钱,住宿没要钱”。

胡桂菊明白,在村里吃饭的都是省、市、县来视察的领导,三五百一桌不算贵,也从不拖欠。

到了2011年下半年,随着各个工程逐渐完成。来村里的领导越来越少,客人也就越来越少。到最后,一个客人都没了。

苏纪伍家也开了农家院。他媳妇做的饭,他都嫌难吃,招待别人他心里没底。不过,一位县领导当着他的面,对到访的县局领导说,“让他们都来这吃饭,给报销,人还用愁吗?”

1月28日,苏纪伍说,后来没客人了,他曾驱车10公里跑到金山岭长城景区揽客:“总理到过的农家院”,两天下来,没招来一个顾客。

苏洪喜曾经给“游客中心”看过门。游客中心由县旅游局管。

2010年快到十一的时候,弄了气球、彩旗,苏洪喜和老伴按旅游局要求布置了一天。不过“游客中心”并没接待过一个游客。“什么都没有,人家来看什么啊”。

2013年1月底,游客中心铺了满地鸡毛,这里已成了羽毛画加工点。

苏纪松的獭兔养殖合作社也“黄了”。

獭兔是扶贫项目,种兔场半价卖兔子给村民。苏纪松要了10余对,但他并不会养。没过多久,獭兔开始死亡。

有些饲养户,又把獭兔抱回到带头人苏纪松家,不养了,“有人干脆就吃肉了”。

苏纪东的天绿种植合作社,本来有十几个社员。但这些人,有的相互间还有矛盾,“商量什么都商量不成”。

政府搞的“农超对接”没实现,苏纪东说,建在村里的超市“一根菜也没卖出去”。最终还是卖给菜贩子拉到北京新发地去做批发。有几家菜农转行“做更赚钱的生意去了”。

蘑菇棚也遇到了难题。上百个蘑菇棚破损了,枯草满地。投资商平泉人刘亚玉不准备干了,拉走了设备。

1月29日,刘亚玉说,他被招商时垫付了一百多万元工程款,县里答应给他,但迟迟未兑现。他说。再不给,他今年不会再种蘑菇了。

苏纪松说,偏桥村民的合作社以及农工商公司,都已经“名存实亡”。

村委发愁“维护费”

雇了五六个保洁员,污水处理厂也要有人看门,加上水电费,一年维护费要十几万,去年的还在“赊账”

经过了一场集中的扶贫革命,偏桥的村容村貌有了大变化。但维护的费用令村里犯了愁。

村里雇了五六个保洁员保持村容村貌,村委会、污水处理厂也都要有人看门,要开工资,加上路灯、水电费,一年维护要十几万。

现任村书记宋国兴说,2010年的费用是政府买单,2011年的钱,政府报销了一部分。如今,2012年的费用还在“赊账”。为了省电,村委会几十间的地暖,只开了两间。

相邻的古城川村,一名张姓村民说,村里人原本羡慕偏桥,几年下来,感觉偏桥也没富到哪里去。

王国生是滦平县扶贫办主任。据他统计,滦平县2012年一年扶贫67个村,加上省里的扶贫款,总投资不过1个亿。这个数字,相当于一个偏桥村得到的投资。

王国生认为,偏桥村“集中式、大扶贫”的路子是对的。因为这些年农村基础建设欠账太多,任何一个村庄,搞好基础建设,“没几千万下不来”。发展,则还是另一回事。

对于目前大多数普通贫困村的发展,王国生说,扶贫款有限,原则上落到每户农民头上不超5000元,最多不过1万元,靠扶贫资金是“杯水车薪”。同时,银行贷款门槛较高,农民存在贷款难的问题。

想着以后的发展,宋国兴还惦记着蘑菇大棚的事,“不能荒着,还要协调”。

投资商刘亚玉说,他不是不教种植技术,而是村民不愿学,更不愿投资,“他们宁愿打工,也不愿自己掏钱种”,他说在村里很好招工人,因为打工钱赚得没风险。

在王国生看来,农村要致富,需要“造血”,必须靠发展产业,村民需要接受技术培训,参与其中;同时,更要有周边大气候的带动。

继续发展农家游

村里招过商,没有下文。村支书宋国兴想着,要再跟县里提提发展旅游的事

偏桥村也学了一次大寨,2011年六七月份的时候,几十号人去了趟山西大寨村。宋国兴下车一看,感叹了一句“还不如咱们那儿呢”。他说,大寨并没有资源,土地也没偏桥平整,还缺水。但他感觉人家无论卫生状况还是精神面貌都比偏桥要好。

宋国兴总结,偏桥人还是需要多点吃苦耐劳的精神。

偏桥村委会也在为致富想办法。宋国兴说,村里也招过商,也来过三两拨投资客。人来看了两眼,之后没音讯。

2011年,有个承德客商要在偏桥建养鸡场,想设在路边,村里没答应,因为影响环境。村委会想在山沟里找块地,对方没答应,这事也就没了下文。

村里有400亩地被征走了。宋国兴只听说是个生态工程。县里每亩地一次性补偿了村民5万元。

巴克什营镇人大主任申显西称,这400亩地是建生态旅游基地。一百亩地用作“农事体验”,一百亩地将建婚纱摄影基地,其余两百亩,一半建一个生态酒店,一半用作配套设施。

按申显西的说法,这个生态基地建成后,能用工500余人,整个偏桥村的劳力都可以去打工了,就业问题全解决。

县里每年一度的经济协调会即将召开。宋国兴盘算着,到时候看看有什么新的政策,同时也再提一下村里发展旅游的事,加大农家院的投入。

苏洪喜的儿子中,苏纪松在2012年当选村委会委员,苏纪伍被选为村支部委员。

苏纪松觉得偏桥村有了发展的机会。他总结偏桥村这三年的变化:基础设施好了;有了更多政策和技术的培训,村民有所受益;村里男人好说媳妇了。

心系宜宾雷萨重机以实际行动援助灾区力矩

五金市场我国成电子商务渗透率最高国家板材生产线

人数真多Anisama2018第三弹阵容发表徐继宗徐继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