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洋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小城里的小和尚[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38:39 阅读: 来源:洋酒厂家

小和尚也不算小了,二十一了。

小和尚出家的时候,年纪的确不大,才十五岁。那时在读初中,学校为迎接毕业考试,不断地进行模拟测试,每次小和尚总在班上靠末的位置。班主任老师找他谈话,说得刻苦点,达不到平均分,会拖班上的后腿。小和尚振振有词地说:“总有人在后呀,我不在后面,谁在后面呢?”老师的脸像猪肝一样红,接下来的教训也就像冰凌一样凉人。一气之下,小和尚出了家,来到盛名在外、离此只有十多里路的旷明寺。学校心急如焚,怕家长找麻烦;怕社会不良的舆论说教育不周,以致悲剧性地遁入空门。一切风平浪静。小和尚的父亲在一所驾校开车,经常不在家,也不管家,后来干脆和别人结合。小和尚从小只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的生活能力一般,却勤俭、执着,巴望着儿子长大擎起一片蓝色的天空。母亲不同意孩子出家,眼睛哭肿,像走廊上昏黄的灯泡。然而寺里的方丈没有她的同意是不会收留他的,他央求母亲道:“把我当作一个误入歧途的小龟吧,把我放生。”母亲再不能说什么。

小和尚的出家,在同学和邻里的传说中,平添了许多传奇色彩。小时候就有很多兆头,说明和佛有缘。出生的年、日、时辰,都属马,传说三马跑糟的命便是和尚命。六岁生日时,母亲带他到附近的大市场,要送一个他心有所属的礼物。在琳琅满目的商品中,他偏偏站在请菩萨的地方目不转睛岿然不动。母亲微微不快,她多么希望儿子选一个与求学或者发财有关的物品,可他偏偏选中了菩萨。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母亲不拗他的意,更不想说破,那会是一道浓重的阴影。也许家里没什么靠山吧,儿在寻找什么保佑呢。事实却是向着她不快的地方快速推进的。小和尚走的时候,怕母亲孤单,把这尊菩萨留在了家里。这之后母亲常常独自望着出神:菩萨,小和尚生来便是给你做仆人的么?想着想着便要流出泪来。母亲很伤心,她仿佛听到菩萨在说:“你别难过,他烧了那么多香,我不收他,就没有济世情怀了。”可不是么?小和尚打小以来,零花钱总舍不得用,有空就会偷偷地跑到旷明寺去烧香。香本是一套一套的,蜡烛、福包等等,不会拆开来卖,要五十元才够。寺里的人也偏心,跑多了便认得了,对他另眼相看,爱怎么买便怎么买,几个小钱攥出汗来,多半只买得起几炷香。母亲这么回忆起来,又释怀不已,她是给旷明寺生的一个孩子,给万物苍生生的一个孩子,左右邻居也认同这个理,并料定他将来必成大器。小和尚的母亲又安慰一些。

小和尚进了庙里运气很好,老方丈慧眼识珠,钦点跟班。小和尚果然能干。他一步步被老方丈接纳,像爬山虎从墙脚一直爬到了屋顶。负责老方丈的饮食起居,任劳任怨,鞍前马后,到位熨贴。老方丈便把一些经义直接讲授于他,耳濡目染,这孩子悟性极高,慧根难得,着实令人喜爱。慢慢地,小和尚做起一些只有最信任的人才能做的工作,便是在外做些采买,他总是一老一实,如意而归。几年过去,小和尚居然有了些小名气,一些香客一时半会找不到方丈的,直接找他问问情况。聊呀侃的,发现这小和尚内涵颇深,修养不凡,便有了亲近之意。我的两位朋友,便是从这时留心于他的。

我的两位朋友,一个姓张,一个姓姚,皆女性,从事小学教书的行当。起因是姚老师的家庭遭遇了不幸,中年丧夫。张老师便提议,到旷明寺走走吧。两个人便抱着排解之心,遇到了小和尚。小和尚独居一间房,陈设叫人大吃一惊。这是什么出家人呢,有电脑,有金鱼缸,缸里面养了许多热带鱼,全自动的洗衣机,有古筝,还有一套茶具,时尚而又雅致呢。两位朋友笑了笑,笑里面有不信任的成分。人就是这么怪,一切离自己近了,便缺了崇高的成分。只有神秘的东西,才暗含侥幸的期望。接下来想走,小和尚却喊了一声老师,她们简直呆若木鸡!小和尚的故事,多少有些耳闻,却没想到与自己也有些关联,特别是姚老师,那时还直接教过几节课呢!她们把自身的来意忘了个九霄云外。

打这以后,两位朋友常常去寺里看小和尚,纯粹是喝喝茶,聊聊天。她们把小和尚当学生,也当孩子,透着几分怜惜。小和尚的个子不高,瓜子脸漾着清秀,甚至幻出某种女孩的妩媚,带着帽子,像个小唐僧。他说话的腔调带有一点磁性,带些童音,好听里面更多的是浓浓的纯。走路像一股悠然的清风,忍不住想扶上一把,结果只扶了个空空的委婉。小和尚的面色却不好看,一张脸像枯得褪色的青菜,一看便是营养不良的样子。她们同他吃了一次斋饭,吃前念经,吃的非常简陋,只是填肚子而已。每次去,她们会带些水果、副食品、面条,五斤一装的上好的色拉油。他不吃荤,也只能关照这些了。她们还问起他的母亲。小和尚的母亲日子过得很艰苦,现在住房也成了问题。两位朋友又调动各种资源,忙前跑后,先在社区弄了个低保,再找有关部门,申请到了廉租房。母亲住在新房以后,小和尚来过一次,那是一次重感冒,久治不愈,方丈特批回来的。看着那弱不禁风的身子,母亲又深深地啜泣。可是他却高兴,母亲在新的房子里住得很阳光。

小和尚却很满足自己的日子。他的生活很有规律性,服侍好方丈,念好自己的经,周而复始,无忧无愁。方丈还在另一座寺庙兼当住持,他出去的时候,小和尚既当他的看守,也有更多的空间自由支配,其中,看书是最大的一门功课。他喜欢看养生和哲学的书。关注生命和精神历练,永无止境。他对很多问题的解释,把理性和现实结合得巧妙,碰到一些香客,邻里纠纷什么的,会劝导怎么去排解消弥,而不是冤冤相报。他还会茶道,每次去后,会泡上几种茶,让你一一品尝。然后,他会把每盒茶的来源告诉你。无怪乎都是些顾客缘于对他的敬意而留下的一些馈赠。有时他也跟方丈外行,去过峨眉山、九华山等等一些地方。他总是欣喜若狂,每一座庙宇都会告诉他很多。有个名寺的住持在全国颇有影响,想挽留他做关门弟子,他拒绝了,他不会离开现在恩重如山的师傅。只是觉得自己的价值又高了一些,偶尔有些找他问经的人转而去找师傅,他会有些不悦。他于是又鞭笞自己,还需要不断驱赶内心的俗欲。

小和尚对我的两位朋友非常好。他总是说,有什么难处,便去找他。她们二人笑了笑。面对着他,她们没有了难处,只有一颗善良的心,想的只是如何帮他。有一次,张老师不经意地问,想过结婚吗?他说没有。他只想一件事,多读点书。出家还是早了点,要是读了高中,到哪个佛学院深造过就好了。这么说着,却没有看出一点对初中学校的怨意。他对两位老师的好是在骨子里的。他的方丈师傅有辆小汽车,每次她们走,他还会想到要送一送。她们不会坐。他又要出钱打的。她们更不会干。她们跟我说,她们是想当菩萨了。

前不久,两位朋友叫我有空也去一起玩玩。我不想去,怕也陷于那深深的同情中。尽管我知道,这种同情近乎庸人自扰,生活只要自己感到快乐就已足够。倒是我的另外一位朋友跟着去了,这朋友打牌老输,求求有什么法子。他给了他个石质的小貔貅,说打牌时揣着,头朝谁,谁就输。结果果然灵验。他用了三次,次次皆赢。什么事适可而止,按约定,必须准时还给他。我的这一位朋友恋恋不舍地把小貔貅还了。这样小和尚的灵气在这小圈子里更加神乎其神。

我似乎在等待着缘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